质量报告

江西抚河唱凯堤长期存在质量问题 决堤早有前兆?

时间:2010-7-6 22:09:44  作者:  来源:华夏质量安全网  查看:2236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     决堤的背后,有着“投入不足而致年久失修,进而增加决口的可能性,并最终需要更多投入”的逻辑。  6月28日清晨,武警水电二总队副政委熊壮中一觉醒来,眼前的景象让他心潮澎湃:前几天还桀骜不驯的抚河水,如今平缓流过,温顺得有些含情脉脉。原来300多米宽的巨大决口,如今已被牢牢封堵。  6月27日晚上18点15分,抚河唱凯决口处合拢,比原计划提前了3天时间...
     决堤的背后,有着“投入不足而致年久失修,进而增加决口的可能性,并最终需要更多投入”的逻辑。
  6月28日清晨,武警水电二总队副政委熊壮中一觉醒来,眼前的景象让他心潮澎湃:前几天还桀骜不驯的抚河水,如今平缓流过,温顺得有些含情脉脉。原来300多米宽的巨大决口,如今已被牢牢封堵。
  6月27日晚上18点15分,抚河唱凯决口处合拢,比原计划提前了3天时间。作为承担封堵任务的官兵中的一员,熊壮中经历了几个不眠之夜。
  唱凯堤坝长期以来存在的质量问题,使这次决堤成为一场“可以被预见的危机”。其发生的背后,有着“投入不足而致年久失修,进而增加决口的可能性,并最终需要更多投入”的逻辑。
  前兆
  早在6月19日,唱凯堤已然出现险情。当日,唱凯镇张家村的张水河走上堤坝,发现在堤坝的旁边,泡泉已呈多发的态势。
  泡泉又称管涌,指堤坝的沙性土在渗透力的作用下被水流不断冲刷,在堤坝下面形成暗流。这些暗流在压力较小的堤坝外涌出。
  “泡泉对于堤坝是一柄双刃剑。”抚州市水务系统的一位官员告诉《财经国家周刊》,它一方面可以为堤坝分担一些压力,充当“减压阀”的角色,另一方面,如果任由其肆虐,这种坝下的暗流将把堤坝的沙层一层层地剥下,并最终使堤坝因“失血过多”而倒下。
  从4月1日进入主汛期后,抚州市平均降雨1318毫米,比该市平均降雨量高出约三分之二。持续的降雨使上游的洪门水库和廖坊水库水位高企,难以承受,被迫泄洪,这进一步增加了下游的压力。
  抚河廖家湾水文站6月21日4时的监测数据表明,当时的洪峰水位已达42.61米,超警戒水位1.31米,实测洪峰流量为7180立方米/秒,为有实测以来的最高值。
  由于连降暴雨,从6月19日开始,唱凯堤沿岸各乡镇的干部进入紧急状态,24小时轮流值班。
  唱凯堤位于江西省抚州市境内,在抚河中下游右岸,全长81.8公里。历史上,唱凯堤曾经多次决堤或者出险:1949年,该堤决口39处,总长8399米。此后,该堤又在1952年、1973年和1982年3次决口,其中1982年最为严重,决口宽达237米。1998年6月23日,唱凯堤再次出现严重险情,东乡河段多次发生漫顶现象。
  张水河和他的同村人希望通过堵住泡泉来防止水灾,殊不知一场更大的灾难已悄然来临。
  决堤
  抚州市上述水务系统的官员告诉本刊,在泡泉被关闭后,所有的水压都由坝身来承受,而唱凯段的堤身根本无力承受如此重压。
  抚州市副市长黄赛荣对记者介绍:初建于1936年的唱凯堤段,其堤身的材质均为粉细砂,堤基则为砂及卵砾石层,透水性较强,在长时间高水位的浸泡下,容易导致堤坝疏松。
  这种极易受到水流冲刷的堤身,需要通过不断地修复来保持其受压的能力。但抚州市水电勘测设计院副院长、高级工程师季晓声说,唱凯堤段资金的投入非常有限,以致于其大部分堤段没有达到抵御20年一遇洪水的设计标准。
  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河道管理条例》的规定,非大江大河的河道管理由省、自治区、直辖市或者市、县的河道主管机关负责。另据《江西省河道管理条例》规定,抚河由江西省河道湖泊管理局管理,省里再将一部分管理权下放给地市。位于抚州界内的唱凯堤段,由江西省和抚州市共同管理。
  但不管是江西省还是抚州市,在财政不宽裕的大背景下,在河道维护上的投入均捉襟见肘。
  上述水务系统官员告诉本刊,最近十多年,唱凯堤段的各级投入加起来不过几千万元,而要对唱凯堤做一次彻底的整修,则需要几个亿。
  张家村村民张水河说,他对大堤的决口有所准备,但从没有想到会在距自己村庄最近仅80米的地方决口。
  决堤时,张家村共有6辆车停在决口处。张水河告诉本刊,村民之所以选择此地作为停车场,是因为他们认为,此地是断不会出现决口的。因为相比其他的堤段,此处的堤坝更宽。
  但村民们显然忽略了一个事实:决口堤段位于干港与抚河干流汇合口的下游凹岸,承受着汇合后的抚河干流的正面冲击,抵消了堤坝的加宽所带来的耐压力的增长。
  张水河说,在21日17点之前,泡泉已成喷薄之势。他和村民奋力封堵,终无大碍。
  此时,不远处官州大队的村民何金连,则在堤上巡防丈夫的屡屡催促下,从家里出来,来到较高处的堤坝上。丈夫在电话里说,堤坝上四处漏水,看起来情况不妙。
  21日晚上6:30左右,张水河已经洗去一身的泥水,妻子把饭菜已经准备停当。突然,村子里锣声大作。村干部一路小跑通知村民:“抚河决口了。”
  救援
  刚刚爬上楼顶,汹涌的洪水已经包围了张家村。张水河前两年买的一辆五菱之光,眨眼间功夫已经不见了踪影。“浪有7、8米高,”张水河说。
  此前两天,抚河沿岸各村村民已经接到抚河或将决口的通知,很多人已提前将老人和小孩送出村外。
  22日凌晨3点,部队救援人员到达。此时,张水河和家人已经在楼顶站了8个多小时。
  这种感觉似曾相识。1982年6月18日,位于此次决口上游10公里的抚河华溪乡段发生决堤,他和家人也是跑到屋顶避难。不同的是,这次他等了8个多小时,而上次他等了3天。
  唱凯决堤后一个小时,武警水电二总队200余名官兵从江西余江中潢圩堤抢险现场出发,紧急驰援唱凯决堤现场。此前,他们刚刚排除余江中潢圩堤的管涌险情。
  截至6月22日16时,江西省共有96个县(市、区)的1164个乡镇受灾。而截至24日8时,全国共有22个省(区、市)遭受洪灾;
  江西省公安消防总队230名官兵也连夜赶往抚州现场;
  胡锦涛总书记还指示南京军区组织800多人的抢险队伍,赶赴抚州;
  截至22日上午8点,参与救援的解放军官兵、公安武警、消防官兵、民兵预备役人员,加上市县乡各级干部的人数,已经达到1万人以上。
  在救援面前,有些村民表现出一种矛盾心态。他们一方面不愿意离开,除了对安置点环境的顾虑外,还有安全的考虑。罗针镇徐家村的徐武龙告诉本刊,在洪水发生后第三天的晚上,就有人发现几个人驾着小舟,溜进无人看守的别人的家里,带走一些无法或来不及妥善处理的东西。抚州市公安局城管支队支队长邹青海接受本刊采访时,确认了这一现象。
  但留守又面临很多的困境。最大的困境是没水,没电。罗针镇维稳办主任廖建江告诉本刊,该镇的100多个变电站在洪水中毁于一旦。光这些变电站的维修费用,就要上千万元。
  抚州市副市长黄赛荣告诉记者,这次决堤的损失,预估约有10亿元。这个数字,已经是唱凯堤坝维修费用的两倍多。这还没有算上决口的封堵和灾区重建的成本。
  封堵
  6月25日,对决口的封堵工作正式启动,计划6天完成。在此过程中,有一个变化对任务的提前完成起到了决定性作用:一开始,基于上游一侧的大堤还有灾民,指挥部决定从下游单向填筑。武警水电指挥部副主任岳曦少将曾经担心这一方案的填筑强度。“我们的土石料倒到河里面去,平均大概每一分钟就要有一车到两车。”
  后来,指挥部改变方案,决定从6月26日开始,改单向填筑为双向填筑。武警水电二总队副政委熊壮中对此给出的解释是:“堵口处水深平均4.2米,最深处为6、7米。气候水文条件变化大,不确定、不可控因素特别多。”
  此外,为降低决口处水位,抚河上游洪门水库26日关闸,廖坊水库的下泄量也减少了1000立方米/秒。
  封堵期间,天公作美。根据气象部门的预报,预计6月24日至26日,江西会出现新一轮的强降雨,而唱凯决堤区正好处于强降雨区。但此间除了24日有小范围的降雨外,一直到决口合拢的27日,决堤区一直没有大的降雨,在很多的时候还太阳高悬。
  为了这次封堵,抚州市动用了100多辆大型运输车辆。政府指示所有的涂料厂开足马力作业,以保证供应。
  水位一天天下降,被淹没的村庄渐渐浮出水面。在决口附近的张家村和涂家村,堆积起1米多高的沙层。张水河担心,那些仍蜷缩在水下的田地,何时能够复耕。这次决堤,累及抚州市临川区下辖的5个镇共40多个村庄,10万亩农田惨遭灭顶。
  “近年来,随着极端气候事件的增多,大量的防汛基础设施的维护亟需加强。”中国社会科学院一位专家指出,唱凯决堤只是一个缩影,随着汛期的来临,沿江大堤决口的可能性仍然存在。(财经国家周刊)

相关评论
质量报告

联系电话:0591-38706570    合作QQ:553920309

福建质量管理杂志社  华夏质量安全网@2013  版权所有